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人財兩得2
人財兩得2



(二)


  父亲总算开完刀,并在骨与骨之间,接上了钢条。一切都很顺利,而且正在复元中,据医院主治医生的估计,再一个星期即可出院,休养三个月,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走路。


  这一天,下午只有一节课,他上完了课后,同学李宗岳来找他。


  「喂,阿其,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」


  「什么好消息?」


  「女人。」


  「女人?」


  「对,漂亮极了的女人,这个女人被我搞上了,哦!我的妈呀,说她的死亡洞多美妙就有多美妙,可惜,唉!你!唉……」


  「你怎么了,吃错了药?」


  「我为什么要吃药?」


  「不然你长吁短叹干吗?」


  「我为你惋惜呢!」


  「我?我怎么了?」


  「你还是个处男,未经人道,说起来你真可惜,在这二十世纪末,太空梭在天空飞的时代,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,还是处男,这真是非常可怕的事,而你正是那个非常可怕的人。」


  「算了,像我这样的处男,在二十岁的男孩中佔百分之九十九,只有百分之一的男孩像你。」


  「喂,说真的,今晚要你帮忙了。」


  「帮什么忙?」


  「做陪客。」


  「算了,你进出的都是大场所,动辄要花几百几千,我只是个甲级贫民的儿子,配不上你,算了,你走妳的阳关道,别把我扯上。」


  「阿其,你他妈的,把我看成什么了?」


  「知己朋友,共患难共生死的知己朋友呀!」


  「我可他妈的把你看成亲兄弟了。」


  「好,就算亲兄弟吧!俗言说:亲兄弟明算帐,好了,我拿什么跟你算?亲兄弟也要明算帐呀!」


  「今晚我请客,你非到不可。」


  「噢,这是霸王硬上弓。」


  「对,不做陪客不行。」


  「为什么?」


  「我吹牛,吹过了火。」


  「吹什么牛?」


  「吹你的牛呀!」


  「我的牛?我那里有牛?」


  「你还真混帐,那个美女问我可有知已朋友时,我就提到你,说你有多英俊,身高有一七六公分,连鼠蹊都有六寸长。」


  「慢着,什么是鼠蹊?」


  「你他妈的土包子,什么是鼠蹊都不知道?」


  「好,我告诉你,鼠蹊就是大鸡巴,黄色录影带或小说里,常有大鸡巴哥哥,现在可以改为大鼠蹊哥哥了。」


  「没道理,那来的新名词?」


  「翻译小说。」


  「还是没道理,什么鼠蹊是大鸡巴,鼠是老鼠,或者说会钻洞……」


  「就是呀!钻死亡洞,这不就对了!」


  「慢着,你先听我说完,蹊是蹊径,若为鼠蹊来形容死亡洞还有道理,形容大鸡巴就一儿道理也没有了。」


  「别咬文嚼字了,翻译小说通常是乱翻译的,你也是知道的,反正我们就不要再谈鼠蹊这,反正不谈这混两个字了。」


  「谈什么?」


  「你晚上陪或是不陪?」


  「非陪不可吗?」


  「当然,你今晚若不陪,咱们兄弟情就此一刀两断。」


  「这么严重?」


  「不错。」


  「我只好捨命陪兄弟了。」


  「谢谢你,你真是我的亲兄弟,还有一点我非问清楚不可,你的鼠蹊有没有五寸长?照实告诉我,我好算计。」


  「你也真混帐,管到我的隐私了。」


  「没办法,谁叫你初中时,跟我同班读私校、同入省中,你他妈的也太巧了,现在是同校同系,咱们又亲如兄弟呢?」


  「这也不构成问到隐私呀!」


  「告诉过你了,吹牛吹过火了,没办法,不得不问。」


  「不说又怎样?」


  「不怎样,只是我好担心,这种混帐事,人家可就一目了然的。」


  「我又不脱内裤,怎地会一日了然?」


  「你真是土包子一个,到了舞厅,人家美女往你身上一点,好了,你鼠蹊翘起来,这不就是一目了然吗?」


  「不是一目了然。」


  「是什么?」


  「是瞎子吃汤圆,心理有数。」


  「好了,别扯了,你到底说不说?」


  「你放心,你吹牛没过火。」


  「真的,有没有六寸长?」


  「有的,你放心。喂!什么意思,你这不是得寸进尺吗?我的鼠蹊有多长跟你有什么关係?」


  「你发什么火,我也是为你前途着想呀!」


  「什么前途?」


  「你土包子我说了你也不懂,反正以后你就会知道我对你有多好就是了,再见!晚上六点老地方见。」


  「好,再见!」


  「慢着,我不相信!」


  「不相信什么?」


  「不相信你的鼠蹊有六寸那么大。」


  「信不信由你。」


  「算了,再见!」


  就这样,他两人各走各的路。


  振其回到家,还不到三点钟,打开门,走进屋子,家里静悄悄的无声,他想妈妈可能到医院照顾爸爸了。


  走进他自己的卧室,把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,这大热天真的热死人,他跑到厨房,从冰箱里拿出冷开水,一口气喝了三杯。


  喝完了开水,还是不够凉快,心想:洗澡,洗个冷水浴。想到做到,他走进浴室,连门也没关好,就洗起冷水浴。


  洗好后,无端端的想到姑妈——宋太太。


  近半个月来,他常常跟姑妈玩。表面上,他是姑妈的洩淫工具,实际上,他也得到了许多好处,那就是他变成了调情圣手,而且是武林高手。现在,他对付再淫蕩的女人,也易如反掌。


  想到姑妈那半个球般隆突的阴阜,与两个粉团似的乳房,他的大家伙无端端的愤怒无比,傲然峙立。


  哦!怕有八寸长吧!说六寸长,李宗岳还不相信呢!


  正在胡思乱想,摹地闯进一个人进来,这个人正是他的继母。


  继母睡眼惺忪的闯了进来,她拉高着裙子,想上一号。


  「呀……」


  「呀……」振其大惊失色。


  他的大家伙还在傲然直立,就像耸起的高射炮想开火一样,对準了他的妈妈,那正是丑态百出。


  她妈妈拉高的裙子,也惊住了。她惊于振其竟有那样雄伟的大家伙,振其他爸爸那根也有五寸长,她已经认为那是天下最雄伟的大家伙,想不到振其的更长,而且更雄纠纠、气昂昂的不可一世。


  而振其也看到了继母的宁静海。她拉高着裙子,虽然那重点被三角裤掩蔽着,可还是隐约可见,她的阴阜虽然没有姑妈那样高突,却也像个峥嵘的小山丘。更迷人的是,继母有着一大片乌黑亮丽、毛茸茸的毛儿,毛儿从被乳白色三角裤所裹着的销魂地带,向上延伸到肚脐三、四寸以下。


  两人发楞了一阵子。


  还是他继母姜老的辣,她先定下神来,忙把裙子放下,娇羞地道:


  「阿其,对不起,我……我不知道你在浴室。」


  她说着,转身就要走,临走前还忍不住的再瞥一下他的大难巴。


  振其惊魂甫定,可是一颗心仍砰砰的跳个不停。本来继母对他视如己子,对他很亲热,可是,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似乎有了转变,好像对振其有所顾忌,她不敢太靠近振其。


  相同的,振其平时会挨在继母的身旁说话,可是露出丑态后,他也不敢靠近她,就好像继母是毒蛇猛兽般,会将他吞下。


  下午五点多钟,他母亲就把饭菜给準备好了,因为振其告诉妈妈,晚上要陪李宗岳赴约会,所以提早吃晚饭。


  在饭桌上,本来母子都边吃边说话,可是,现在的场面很尴尬,两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才能打破僵局。


  他的继母终于忍不住,启口道:


  「阿其,你爸爸五天后就可以出院了。」


  「真的吗?是医生这么说的!」振其停下了筷子,迟疑地道。


  「嗯,是医生说的,医生说你爸爸病情良好,脑部的复原迅速而且也渐趋正常,好像奇蹟般。」


  「那双脚的骨折呢?」


  「早就接上了,现在已像正常人一样了。」


  「那太好了!」振其面带喜色地道。


  「可是……唉……」


  「妈!什么事叹息?」


  「你爸爸人是快要复原了,而有一样功能却永远……」他继母失望地道。


  「妈,是什么不能恢复正常?」


  「唉!你是小孩子,告诉你你也不懂,这是我和你爸爸的事,妈也不便告诉你,总之,能平安出院,已算奇蹟了。」


  「妈……」


  振其叫了一声,不知如何问下去,但从他妈妈说话的哀怨语气,他可以推测出,可能是爸爸的性机能不能恢复正常,也就是说,不能人道了。


  天呀!这对爸爸和妈妈都是天大的打击。


  在以前,他不认识李宗岳姑妈前,他只能说是少不更事的孩子,什么都不懂,也不会为了性这问题苦恼。


  可是现在他懂,不但懂了,而且知道「性」对男女双方都非常重要,食、色性也,性能满足,夫妻的感情更加和谐,也使得人类和动物能代代繁衍。何况妈妈才三十几岁,这对她来说,不是太残忍了吗?而爸爸性无能了,可能会出乱子的。


  天呀!但愿这不是真的。


  爸爸当时续弦时,就不该追求比他年青十二岁的妈妈。


  可怕的是,什么事都可以弥补,却唯有性这问题,无法弥补的,只能用代替的方式,就是由别人代替。


  他想的都发呆了,只癡癡的望着妈妈看。妈妈被看得难为情的低垂臻首,说:「阿其,你想什么?」


  「没……没有……」


  「不要胡思乱想,我们一家又可团聚,再过三个月后,你爸爸也可以正常走路了,一切都会恢复原来的幸福的。」


  「妈,谢谢妳,这些日子让你太劳累了。」


  「不,让谢谢李宗岳的姑妈——宋太太,要不是宋太太在紧要关头帮助我们,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?」


  「嗯!妈妈。」


  「阿其,宋太太为什么对我们这么热心?」


  「也许因为李宗岳的原故吧。」


  「可能。阿其,你最近瘦了,有什么心事吗?」


  「没……没有……」


  「读书又兼家教,不是太辛苦,累坏了。」


  「不是不是,大学生兼家教的大多了,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,妈妳放心,我不会太累,妳看,我精神不是很好吗?」


  「嗯!不要太累。」


  「是,妈妈……」按着好像无话可说了。


  以前他和妈妈常常聊天,可是现在却有了隔阂,怪来怪去,只怪自己下午洗澡不该没关浴室的门。


  吃饱后,他帮妈妈收碗盘时,无意中,在妈妈弯下身时,从衣领里看到了妈妈那乳罩垂下去,半露出了乳房。


  也很巧,被妈妈看到了。振其的脸颊立即红的像猪肝,他难为情的低下了头。他妈妈的心头可急遽的跳着,再也不敢抬起头来,只顾洗着碗。


  两人默默无语,过了片刻,振其已无法适应下去,于是像逃难似的奔出大门。临行,妈妈还叮嘱道:「阿其,早点回家。」


  「是,妈妈。」


  他在老地方碰到了李宗岳。


  随及坐上李宗岳的别克轿车,原来,别克车的后坐,已经坐上两个女人,在他匆匆一瞥中,发觉两个女人都是美女。


  车子到了花花大舞厅前停车,于是四人走上了舞厅。


  这还是振其他毕生第一次上舞厅!


  振其对舞厅的第一个感觉是很香,到处都是香水味,和女人的肉香味,香得令人晕头转向,好像身入百花丛中。第二个感觉是很有情调。


  他们两个人正好佔了一个桌子,两男坐一张椅子,两女坐一张椅子。


  振其心想:这两个女人都很香,不知是肉香还是香水味,他一坐上别克轿车,满车都是这两个女人的香味。


  坐好后,李宗岳才正式为振其介绍那俩个女孩子:一个是陈小姐,一个是蔡小姐。


  振其暗中观察这两个女人,有个结论。


  陈小姐是个有着十足女人味的女孩子:身裁适中,配着高级洋装,把玲珑曲线婀娜身裁衬托着很惹眼。她的粉脸很豔丽,也很甜。


  蔡小姐有像模特儿高佻的身裁,气质是温文高雅,而且挟着逼人的英气。粉脸儿很清丽脱俗,显然是大家闺秀。


  正当他对两位小姐品评定论时,突地响起悠柔的音乐,是一只优美的华尔滋旋律响起。李宗岳示意振其请蔡小姐下舞池,这正合了振其的意思,在这两个女孩子之间,假如他有权选择的话,他是会选择蔡小姐做为舞伴的。


  于是,他请蔡小姐下舞池。


  在舞池里,振其有点儿紧张,他从未见过这种大场面,何况跟这样的大美人在一起跳舞,紧张的手有点儿发抖。


  蔡小姐娇声道:「小弟,有点儿紧张吗?」


  「是呀!」


  「紧张什么?」


  「不知道,也许妳太美,也许是第一次。」


  「小弟,妳还会油腔滑调的灌迷汤。」


  「不!妳真的很美,小妹。」


  「什么小妹?」


  「妳能叫我小弟,我叫妳小妹错了吗?」


  「错了。」


  「依我看,你顶多大我两、三岁,还不足倚以老卖老吧!」


  「不见得吧!」她嘻嘻地道。


  「嗯,这么说,难道妳的年龄已二十五、六岁了?」他面带疑惑地道。


  「有可能喔,你信不信,小弟!」她笑着说:「甚至于还超过。」


  振其猛摇着头说:「骗鬼,鬼才相信!」


  「唉呀!你又何必对年龄那么认真呢?反正我做妳的大姐足足有余,况且我上无兄姐,下无弟妹,你做我的弟弟又有什么不好?」她一本正经地说。


  「你想做我义姐?」


  「怎么样,你同不同意?」


  「这……让我考虑考虑好吗?」


  「考虑什么?」


  「最起码要门户相当啊!」


  两人的谈话渐渐投机,振其也缓和心理压力,不再像刚才跟她下舞池时那紧张、那样的不自在。


  「哦!又不是谈亲事。」她卜滋的笑着,用手扪着嘴,轻声地道。


  「义姐义弟,就该有义了,也非常重要。」


  「哦!要怎样的门户才能配当妳的义姐?」


  「很简单,甲级贫户。」


  蔡小姐娇笑不已道:「为什么要贬低你自己?」


  「也不是贬低自己,只是家运最近不顺,如此而已。」


  「你这位义弟,姐认定了。」


  「速度是否超速?」


  「太空时代呀!凡事讲求效率,我一眼就认为妳是我的小弟,好像前世你就是我的弟弟似的,很老实、很正派。」


  「凭什么?直觉?」


  「你的一句话。」


  「什么话?」


  「你说的第一次,你真的是第一次上舞厅?」


  「是的,可是像我这样约二十岁青年,还没上过舞厅,佔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,他们就比我老实正派多了。」


  「你很喜欢看不起自己。」


  「喂!妳少来心理学那一套,什么佛洛伊德、佛洛姆……等什么的,我没有什么鬼自卑感或什么感情固执,喂……」


  「你多没礼貌!」


  「什么礼貌?」


  「喂!喂!要喊姐呀!」


  「我认了吗!」


  「非认了不可!」


  「强迫中奖?」


  「对!」


  「好,姐姐就姐姐,反正我也上无兄姐,下无弟妹,就是认你当姐姐,又没有什么不好,对吗?」他耶揄地道。


  「是呀!」


  「姐!妳给什么见面礼?」


  「嗯……我想想……呀,有了……」


  蔡小姐突然把娇躯贴上振其的身上,并且把粉颊也贴在振其的脸上,然后娇羞无比的说:「一个吻……」


  她说着即在振其的脸上吻了一下。


  这都是在一瞬间的事,顿时振其温香满怀,尤其是她的体香,那如麝如兰似的幽香,馥郁地传入他的鼻内,使他突然有一种激烈的冲动,把她抱得死紧的冲动。


  就在这时候,舞厅内,所有的灯光全熄,同时响起了慢步舞的旋律,轻柔得有如幻梦。


  本来那幽香就使振其的鼠蹊翘了起来,蔡小姐的亲吻,更使它硬得像铁,像只被吵醒愤怒的狮子。


  这是熄灯舞,振其以发抖的手,拥着这美女,手不安份的移到她的臀部,用力一按。


  「嗯……」


  她的下部贴住了他的大鼠蹊,她週身发烫了,热烘烘的好难受、好难过,嗔声带嗲,轻骂道:「你是坏弟弟……」


  振其自从被宋太太训练之后,对女人的这一套,已经了若指掌,现在面对这大美女,他突发奇想,想做只菜鸟仔。他假装有点儿害怕的样子,说:


  「我是坏弟弟,妳要做好姐姐。」


  「如何做好姐姐?」


  「我……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你好美、好迷人,我好爱妳,好要你,你好美、好迷人,迷死人了……」他像梦幻般的呢喃不休,把她抱着更紧。


  这不是三贴舞,而是全贴舞。他的大鼠蹊紧贴着她的阴阜,他的小腹紧贴她的小腹、胸部、面部,全身无一处不贴在一起。


  灯光熄灭,而慢步的旋律,荡漾迴响这整个舞池。


  女人最吃不消的是这一套,她被振其弄得春心荡漾,淫兴大炽,她真的受不了,何况他有一根大鼠蹊,人又是长得英俊焕发。她颤抖着说:


  「嗯……我做好姐姐,但你要做好弟弟。」


  「如何做好弟弟?」


  「要乖,要听话……」


  「好,我乖,我听话,但妳,妳……」


  「我怎样?」


  「妳好美、好迷人,我好想吻妳、吃妳……」


  「嗯……」


  振其就在她的「嗯」声中,用双唇压上了她的小嘴,她也真是个好姐姐,立即把湿淋淋的丁香,伸进振其的嘴。


  两人浓情蜜意的吻着,两人死紧的楼抱着,拼命地用自己的身躯去贴紧对方,最好把对方压榨进自己的体内,溶在一起。


  灯光亮了……


  大家都由舞池走回坐位,他和她,也只好依依不捨的分开,走回位子。


  她的粉脸已经桃红飞霞,一副不胜娇羞似的。他呢?只好也假装害臊的样子。


  李宗岳和陈小姐不见了,振其奇怪的问:「姐,他们呢?」


  「嗯……他们,谁?」


  「李宗岳和陈小姐呢?」


  「哦!可能先走了。」


  音乐又响起,是只探戈旋律。


  振其听话就会过意来,原来这两人是急色鬼,大概两人都受不了先走了,但他假装不懂的问:「为什么先溜呢?」


  「嗯……我不知道……」


  「真混帐,也不打一声招呼。」


  「你的意思呢?」


  「我的什么意思?」


  其实他懂,蔡小姐问是留下还是走,但他故意装傻。


  蔡小姐娇羞道:「我俩继续跳舞,还是要走?」


  「走?走到那里?」


  「嗯……妳不是要做听话的乖弟弟吗?」


  「是呀!」


  「听我的安排如何?」


  「好!」


  「那我俩走!」


  「离开这里多可惜,门票那么贵,又能跟你这大美人在一起,罗曼蒂克气氛、音乐、饮料。好,我跟妳走!」


  就这样,她俩走出舞听,钻进一台高级轿车里。


  这高级轿车有个美丽的女驾驶,他俩一坐上车,车子就平稳的驰出,也没问蔡小姐到那里去。


  夜,才八点左右。


  城市的夜是灯的世界,到处都是灯光,霓虹灯、车灯、路灯……所有的灯光,灿烂闪耀,交映成夜的组曲。


  振其开始重新估计蔡小姐了,她可能是个富家女,她的爸爸可能就是大董事长或大总经理级的人物,才有这样高级又豪华的轿车。


  她沉默的坐着,振其坐在她的身旁,心想:凭空跑出了这样一位姐姐,又是个大美人,看样子是到口的肥肉,不玩自不玩,玩了也没有什么损失。


  振其打破沉默,开口道:「姐,你好有钱……」


  「嗯!弟,你动钱的脑筋吗?」


  「不!我只动姐的脑筋,金钱是身外之物。」


  振其说着,本来想伸手去摸她的大腿,回心一想,这不可以,他今天一定要做菜鸟仔,这样就更加有趣味了。


  没多久,车子驶进一家花园洋房里,因为是晚上,看得不真切,依稀中好像花园佔地很广,然后进了车房。两人下了车,携手走进客厅。


  乖乖,光客厅就约有二十坪左右,室内极尽其豪华,应有尽有,反正妳想要在客厅有的,它都有。


  蔡小姐含羞的对振其说:「弟,我们到楼上。」


  振其被那豪华气派吓住了,照说,宋太太——姑妈的家的气派,应该是一等一的豪华了,可是跟蔡小姐家比较之下,竟然是相形见绌,宛如小巫之见大巫,这该如何解释呢?难道……难道蔡小姐比姑妈有钱?这不可能的呀!


  蔡小姐又再说一次:「弟,我们到楼上。咦,你怎么了?」


  「我……」


  「走呀!」


  「姐,你好可怕,好可怕。」


  「可怕什么?」


  「妳太有钱了!」


  「金钱只是身外之物呀!」


  振其脸色发红,知道自己太失态了,马上说:「姐,请妳带路。」


  她轻移莲步,在前领路,振其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,而且有非常可怕的发现:蔡小姐她太美太美了,简直美得像仙女下凡,倾国倾城。


  在明亮的灯光下,她的美是真实的。她那曲线柔和的身裁,处处显出了美的代表,如维纳斯女神的化身,那白皙粉嫩的肌肤好像可榨出汁来。


  走进了二楼,再穿入一间精緻又豪华的卧室,振其倒抽一口凉气。


  她羞怯怯的说:「弟,请坐……」


  振其惊魂甫定,心想:既来之则安之,她再美丽再有钱,也只不过是个女人而已,而自己则是一个男人。女人有死亡洞,男人就有大鼠蹊。再美再有钱的女人,她的死亡洞也要男人的大鼠蹊钻进去玩弄一番才舒服,何况是她勾引自己的,自己怕什么?二十岁了,怕什么?难道会被她生吞!


  振其想着,心胸也就开朗了,随口问道:「姐,这是妳的卧室吗?」


  「嗯……」


  「姐,妳怎么可以这样?」


  「你说什么?我听不懂。」她故意装傻。


  「这样随便就带野男人进入妳的卧室。」


  她害臊得玉脸桃红如醉,嗔声骂道:「弟,妳不乖……」


  「我是为姐好呀!」


  「谢谢你,弟,你自认你是野男人吗?」


  振其是故意要逗她的,这一逗,效果良好,同时也显示出她急于想和自己成其好事,效法凤凰于飞之妙。他说:「我不是野男人,但也不是柳下惠。」


  「什么意思?」


  「就是叫妳小心点儿,妳把我带进妳的卧室来,后果咎由自取,若是尝到苦头,可恕不得我不及早声明。」


  「什么后果?」


  「强暴……」


  「要死了……」


  「妳认为我不敢?」


  「你坐就你坐啦,少说废话。」


  「好,我坐。」振其说完,就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,他双眼凝视着她,心想:她真的是西施再世、王墙重生,能玩这大美人,艳福不浅。


  她被看得很不自由的说:「你喝什么饮料?」


  「酒!」


  「酒?你小小年纪怎可喝酒。」


  「谁说我不可喝酒!喝酒壮胆,我今天就是要喝酒,不然妳酒橱摆那么多洋酒只是摆给人看的?来,酒。」


  「喝洋酒?」


  「对,洋酒,一大杯,妳我姐弟来乾杯。」


  「你疯了,喝洋酒哪有乾杯的……」


  她边说边为他倒了半杯洋酒,递给他,说:「慢慢喝,我去换件衣服。」


  「好,换件性感一点的。」


  「你去死了……」


  「我才不死呢!我等着要强暴妳。」


  「坏弟弟……」


  她在娇骂声中拿了一件衣服走进浴室,振其本想跟进浴室去玩她,回心想一想,何必做急色鬼。


  随手拿起洋酒,喝了一小口,「哇!好烫……」


  蔡小姐在浴室内娇笑不已,道:「酒是冷的,怎么会烫?」


  「姐,真的很烫,妳喝喝看就知道了。」


  「我喝过了。」


  「姐,妳真是土包子,在电视或电影上,外国人喝酒不都是加冰块吗?以前我不懂道理,现在我出窍了,知道洋酒不但烫,而且烫喉咙,所以加上冰块后,喝起来就不烫了,他们好聪明。」


  「你更聪明。」


  「我那一点聪明?」


  「洋酒是很辣,不是很烫,你用加冰块的道理,牵强附会的去解释,而且解释得很有道理,这不是妳的聪明吗?」在娇滴滴的声音中,她走了出来。


  振其大失所望,本来他认为,她应该穿性感的衣服,或像宋太太那样半透明的睡袍,可是她只穿一件很平常的衣服。在失望之下,他说:


  「不管烫或是辣,我今天总算开了洋荤。把冰块拿来,最少这一点酒,我不把它喝光,算什么男人!」


  蔡小姐真的从冰箱里,拿出了冰块,放在桌上说:「你自己加冰块。」说着,嬝嬝的坐在振其的身旁。


  振其心想:小说上写的,有美女没有酒不够诗意,有酒没美女煞风景,现在两样都有了,既诗情画意,又富罗曼蒂克气氛,最少把这小杯酒喝完。


  他加上五六块冰块,再拼命的振动酒杯,然后一口气把它喝光。


  「哇,还是烫……」


  「弟,你真十足的土包子,喝洋酒那里是这样喝法!」


  「不然要怎样?」


  「一小口一小口的喝,这叫做品嚐,好酒要品嚐,坏酒才牛饮,像你这样一乾而净的喝酒,是最下品的喝酒法。」


「错!」


「那一点错?」


  「妳说的是女人的喝酒法,我是大男人,理当大碗酒大块肉,才算铁铮铮的男子汉大丈夫本色。」


  「你强词夺理。」


  「妳用外国人的那一套来唬人,不管用,记住,妳我都是中国人,外国人喝酒那一套细里细气的娘娘腔,我讨厌。」


  「你……」


  「你什么?妳是我乾姐姐,我是你乾弟弟,妳乾我也乾,什么地方错了,妳有妳的道理,那套道理对妳管用,对我不管用,大不了,妳不乾我也不乾,妳我乾姐弟一场就此结束。」


  「你……」


  「要乾就要见面礼!」


  「什么见面礼?」


  「一个吻……」


  「嗯……」


  「现在我才知道,妳这乾姐姐是小气鬼,我的朋友阿隆,最近认了一个乾娘,见面礼是一套西装,外加一个一万贰仟元的大红包。妳呢,连一个吻,这又不化钱的就捨不得,算什么乾姐!」


  「嗯……」她的玉脸儿羞红了,那娇模样真惹人怜爱。


  「好,妳捨不得,我捨得,乾脆这见面礼我就大大方方的送给妳好了。」说着,振其伸手要拦她的腰。


  她猛然站起来,娇羞道:「你要干嘛?」


  「要给妳见面礼呀!」


  「嗯……」


  振其发觉那一小杯酒在他体内捣蛋了,一股热气流遍全身,害得他站起来就费一点劲才站好,说:「好,好,妳敬酒不吃吃罚酒?」


  「妳蔡小姐……」


  「你又叫蔡小姐了?嗯……叫姐姐嘛!」


  「不!因为妳不乾我也不乾了,告诉妳,我振其可是甲级流氓,在外岛管训了二十多年……」


  「弟,你几岁?」


  「我几岁跟你什么屁关係!再说你也不能叫我弟弟,等我给妳见面礼,或妳给我见面礼之后,妳我才乾定了。」


  「嗯……」


  现在,振其脑子有点晕眩的感觉,眼前这个大美人,美的沉鱼落雁,他急于把她抱入怀中温暖一番,于是他举步向她逼近。


  她呢?娇羞羞的一步步往后退。


  振其生气说:「妳,妳跟还是不跟我乾?」


  「乾什么?」


  「乾姐,乾弟呀……」


  「你本来就是我的弟弟呀!」


  「好,我不做妳乾弟弟了,乾脆我做妳的乾丈夫,怎样?」


  「嗯……你喝醉了胡说八道……」


  她退了几步后,已无处可退,碰到床了,只好坐在床上,芳心则如小鹿乱闪似的跳个不停,看来暴风雨要临身了,只不知这小小管用不管用?


  振其也停止脚步双目耽耽有神的直视她,他的整个心,也砰砰跳着。


  大美人,真的是西施再世、王墙再生的稀世大美人,李宗岳真够朋友,介绍了这样一个大美人,让自己大饱艳福。


  她害躁得玉脸飞霞,娇嗔道:「嗯……你的眼神好可怕……」


  「哼,我可怕的可多得很了,等一下妳就知道我有多可怕,最后问妳,妳给还是不给见面礼,妳不给,我就……」


  「嗯……我给嘛……」


  「最好这样……」


  「嗯……你坐下来嘛……姐给你见面礼嘛……」


  她心跳得更急促,一股慾火突地燃烧起来,烧着了她的全身,使她的娇躯不自主的微微颤抖着,他也一样。


  跟姑妈比起来,她更美、更娇豔。他现在心跳得比战鼓还急,慾火即将燃起,连带下面的大鼠蹊也愤怒起来了。他挨着她的粉躯,坐下来。


  「嗯……」肌肤与肌肤接触,两人都触及高压电。


  振其先展开攻击,他的手已伸出,拥着她的柳腰。


  「呀……」


  触手所及,振其紧张万分,他拥着她的腰顺势用力,把她推向自己,自己的另一手用拥上她,这样就溢香暖玉抱满怀了。


  她轻轻挣扎着,头抖着:「嗯……弟……嗯……」


  他已把他的唇印上了她的樱桃小嘴,热吻,两人浓情蜜意的吻着。


  因为酒的原故,振其已经慾火高炽,他不再做菜鸟仔,要嘛就做抢手,于是他挪出了一只手,攻向她的大腿。


  哇!好细嫩的肌肤,入手如丝如绸,又滑又腻。振其的手,已如蛇般,游向死亡洞了。


  「嗯……弟……弟……嗯……」


  他在她的娇叫声中,早已把手伸到了死亡洞。


  「呀……」「呀!……」两人都惊叫一声。


  原来,她也有像姑妈半个球般突隆的阴阜,这更引发了振其的原始兽性。他把手穿进三角裤内,摸着了真实的阴阜,她则以颤抖的手,打开了振其裤子的拉鍊,纤纤玉手竟然不顾礼教的滑进振其的裤子内,抓到了大鼠蹊。


  「呀……」


  「呀……」


  她一阵抽搐,慾火漫延全身,这么大的鼠蹊,真可怕。


  她把玩着他的大鼠蹊,一阵阵的刺激冲击着她,使她差点儿发疯了,这瞬间,她只想把自己全身脱得精光。想到就做,她斗然起身,把衣服脱光了。


  振其惊讶万分,才会过意来,他也把衣服脱光。


  她已上了床,她那柔和的胴体,比维纳斯的石膏像还美,还诱惑人,振其奋不顾身的扑向床上,扑向如羊脂如玉她的胴体。


  「嗯……」他压上了她、他吻上了她。
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她阴阜的死亡洞,已湿淋淋的。


  慾火沖昏了她的头,她迷迷糊糊的伸出纤纤玉手,握住了大鼠蹊对準了自己的死亡洞,娇声浪叫:「插进去……嗯……快……」


  振其也发疯了,听话的很,他毫不考虑的把臀部用力往下沉……


  响起一声杀猪般的惨叫:「呀……」


  她的眼儿细迷,小嘴不断地用迷迷糊糊的鼻音哼着,那样子真的是勾魂蕩魄已极,使得振其魂儿出了窍。


  她一只纤纤玉手,同时不停地在振其身上抚摸,她的死亡洞,淫水津津而出。振其发觉自己的大鼠蹊才塞进了一个龟头入死亡洞,心有不甘,臀部猛然又再下沉,想把大鼠蹊全根尽入。


  她浪声大叫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好弟弟……停一下,等一下……姐好痛好痛……慢点……啊……慢点儿……」


  振其看她痛得玉脸苍白、嘴儿哆嗦,于心不忍,因此暂时的剎了车,而用温柔又关心的口吻问道:「姐,很痛吗?」


  「痛……痛死了……」


  「姐……你又不是处女,死亡洞为何这么窄……」


  「嗯……」


  「姐,妳忍着点,马上会好转的。」


  「好嘛,你轻点慢点小心点儿嘛!」


  振其知道,若再强行攻城佔池的结果,她不但得不到快乐,反而会痛苦万分,以后见了自己定像见了鬼似的害怕。于是他缓缓的旋转起臀部,同时空出了一只手,摸揉着地那饱满的乳房。


  她似乎痛苦减轻似的呻吟着:


  「弟……呀……哎喂……好弟弟……就这样……轻一点……嗯…嗯嗯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
  她痛的感觉消失了,舒服的刺激涌入全身,从来没有过的畅美,使她也扭动起粉臀,同时梦呓般的呻吟:


  「哎……哎哟……好弟弟……你好棒的大鼠蹊……插得姐的魂儿都被戳穿了洞……哎哟哟……亲弟弟……要命的亲弟弟……你……哎哎哟…你是武林顶尖高手……把姐的命插破了……姐这一生一世……哎哟喂……认定你了……」


  振其加重了力,说:「姐……不痛了吗?」


  「哎……不痛……哎呀……不痛了……」


  振其只感到她的香嘴灼热,死亡洞发烧,知道她已渐渐进入佳境,于是他更加重了臀部的压力。


  「姐……我要再深入了……」


  「嗯……你插好了……哎哟……哎……哎……哎喂……你插死了也不要赔命……好舒服好美……姐这一生……哎……哎哟……若不碰见弟弟……姐是白活了三十年……哎……哎哟……」


  渐渐的,她的死亡洞已经有了鬆动的感觉,她的娇躯战慄着、抽搐着,玉脸儿也呈现出销魂的表情,好像舒服得进入西方极乐世界了。


  她的屁股愈扭愈快,而大鼠蹊这时候也很争气的攻城佔池,慢慢的深入阵地了。这又紧又窄,又温又暖的小洞洞,好像几层肉圈似的包夹着振其的大鼠蹊,这种舒服和美妙,是在宋太太身上得不到的。


  振其舒服得放浪形态的大叫:「姐……妳的死亡洞……是世界上最美的死亡洞……」在大叫声中,振其的臀部又用力的往下沉。


  她娇声惨叫道:「哎哟喂呀……你碰着人家的花心了……哎哎哟……好美好畅快……姐注定是弟的人了……我的好弟弟……哎……哎……不要停……哎哟哎哟……姐的命要丢了……」


  她的鼻音沉浊而急促,粉脸上已经涓涓的流出了香汗。


  振其也舒畅无比,他不再扭转屁股了,大鼠蹊已经进入了死亡洞中有四寸多,他猛然抽出、狠狠的插进。


  「哎哟……我的妈呀……亲弟弟……你要姦死亲姐姐了……哎哎哟,我的亲丈夫亲达令……哎呀……我要被你炸碎了……哎哎哟……亲弟弟……亲亲亲哟……我受不了……」


  这种少女的死亡洞,是振其在宋太太那里所享受不到的极其美妙的感受,是各有千秋,难分轩轾。


  他的大鼠蹊,渐渐的攻城佔池,已经深入重地了。她死亡洞的淫水,已经汹涌排出。


  「哎……哎哟……」


  她在一阵猛烈的抽搐中,双手双脚突地捲起,把个振其搂紧挟紧,在颤抖中她大叫一声:


  「我丢了……好舒服的丢了……」


  然后隆然一声,双手双脚软垂在床上,人也晕死过去。魂儿飘飘,魄儿渺渺,飘在云中,载浮载沉。


  振其插得正兴起,只见她散戏了,他再插下去等于是唱独脚戏,多乏味,只好伏在她的身上,雨点般的吻着她的玉脸。她的樱唇差点儿成了圆形,迷迷糊糊的呻吟着:


  「好……好美……好舒畅……好快乐……」


  振其无聊透了顶,而且全身还是热烘烘的,很是难受,他突发奇想的猛然翻起身来,离开了她。


  「呀……」她娇声悽叫一声,又晕了过去。


  振其现在可以好好的欣赏这美妙的胴体了。


  他躺在她身旁,先用手去揉揉她的乳房,她的乳房虽然没有宋太太的那么大,却也坚挺丰满,尤其乳头更是逗人喜爱,小小的像颗红豆,乳头四周的乳晕,充满着血丝,振其忍不住的把玩起来。


  她梦呓般的呻吟着:「好弟弟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舒服透了……」


  显然的,她还在快感高潮中。


  振其玩了乳房一阵,手掌往下移,来到了她的小腹,牠的小腹平坦如镜,简直可以做飞机场的跑道,而且没有宋太太的花纹,如莹如玉,摸得他全身舒泰。往下移,就到了阴阜,这半个球般的阴阜,在浓密的阴毛中高挺着,振其寻找到了死亡洞,轻轻的移开了两片大阴唇。


  呀!她的两片大阴唇还是朱红的鲜艳色。


  「哎……哎……哎哟……好弟弟……不要看……羞死人了……那里很髒很髒,很难看……哎哟,不要看嘛……」


  「姐,你醒来了?」
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不要看嘛……」


  「姐……妳也真莫名其妙,妳的死亡洞我玩也玩过了,插也插过了,看看又何妨,妳鬼叫穷嚷什么?」


  「人家,嗯……人家害躁嘛!」


  「害臊还会勾引良家美男?」


  「嗯……弟不是良家美男。」


  「是什么?」


  「是坏人,大坏蛋……」


  「我让妳爽歪歪,妳怎么骂我呢?」


  「嗯……良家美男那有你这样超群的技术,简直是玩过一百个女人以上的武林高手,怎能自称良家少男?」


  「姐,我是从黄色录影带学到的。」


  「骗人,鬼才相信!」


  「信不信由你。好了,总算等妳醒来了,妳舒服了、妳丢了,我可还没舒服没丢过,这一次该轮到我舒服了。」也不由分说,就把她压上。


  她大惊失色叫道:「弟……弟……慢点……」


  哪还容得下她鬼叫,振其的大鼠蹊已经像高射炮一样的就射击位子,只要一声命令,猛然又火爆的大战即发。


  「弟……小心点……姐怕怕……」


  「姐怕什么,二十五岁了,还怕什么?……」


  就在振其说话中,他的屁股猛然用力沉下,响起了一声垂死前的惨叫:


  「呀……」


  只见她花容失色,秀眼翻白如死鱼目,玉牙咬得吱吱作响,香汗津津,悽声颤抖的呻吟着:


  「好狠心的弟弟……你存心把姐插死……哎嘿……好胀、好痛、好麻……好酸、好酥、好舒服…哎哎嘿……残无人性的弟弟……」


  「姐,妳骂得可够了吧!」


  「嗯……姐好爱你,你一点儿也不爱姐……」


  「姐,对不起,我太爱妳了,所以急着要进入妳的体内,假如说我有错的话,那是我太爱妳的原故。」


  「哎……哎哟……不要动嘛!你是真心话,还是灌迷汤。」


  「真心话,此心可鉴明月。」


  「真的?」


  「一点也不假。」


  「既然这样,你有种就向我求婚。」


  「求婚可以,但我现在裤袋里才只有壹百伍拾元呀!」


  「求婚跟钱有什么关係?」


  「关係可大了,我向妳求婚,万一妳答应了,就得订婚,订婚就得买订婚戒指,而壹百伍拾元只够买一个铜戒指呀!」


  「铜戒指也好呀!」


  「妳说的。」


  「不错呀!」


  「好,那我就向妳求婚。」


  「真的吗?那我可嫁定了你。」她面露喜色的说着。


  振其是说着玩,想不到她一口就答应,不由结结巴巴地道:


  「不……我看这种事还是以后再谈吧!」


  她本来满脸笑容,听了他的话,眉头立即纠结,现出一副苦瓜脸道:


  「你后悔了?……」


  振其抢白,急急道:「不,不是,因为婚姻必须要慎重考虑的。」


  「对呀!我也是经过考虑才答应妳的。」她一本正经地说。


  「姐,妳我现在赤裸裸的拥抱着,而且我的大鼠蹊还插在妳的死亡洞中,妳想在这种情况下谈婚事,妳认为合适吗?」


  「哦!你认为谈婚事,要选择时间,地点……等吗?」


  「这……」


  「怎么样?」


  「这,这不是私订终生了吗?」


  「难道又要媒灼之言不可吗?」


  「好,算我说不过妳,问题是这太儿戏了,简直是一见锺情,再见倾心,三见就定终身,这太闪电了罢!」


  「太空时代,凡事都讲求效率,把握时机,机会是稍纵即逝的,而人生苦短,我做你妻子,那一点配不上你?」


  「配配,绝对配得有过而无不及。」


  「哎……哎哟……妳不要动嘛!呀……呀……你一动,姐连心肝都被你掏出来了,谈正经事嘛,既然配得上你,那你现在就向我求婚。」


  「这,这……」


  「你真婆婆妈妈又娘娘腔,不像个男子汉大丈夫,犹疑不决。哦!你一定是嫌我不是处女,是吗?」


  「不是,这年代不流行这玩意儿。」


  「告诉你,你我半斤八两,你非处男、我非处女。」


  「这……」


  「我嫁过丈夫,感情不合离婚二年多了,妳是我的第二个男人,而我,我大概是妳的第九十九个女人吗?」


  「天呀,妳把我看成怎样的男人!正如妳所说的,妳是我的第二个女人,妳我正好是天定良缘的绝配。」


  「那,求婚呀!」


  「问题是,我还要读完大学、硕士、博士,甚至留学,为了前途着想,妳想我可以向妳求婚吗?」


  「有什么不可以?你读你的书,谁也不会打扰你,纵然是我俩有了孩子,也不用你操心,又不必向你拿生活费,你顾虑什么?」


  「那你要我这丈夫干嘛?」


  「爱我呀!有一个爱我和我爱的丈夫,是女人的一切。」


  「可是……」


  「妳是说我比你多五岁,是吗?又有什么关係,我老了,你可以在外面金屋藏娇呀!这不是每个男人所求之不得的事吗?」


  「不是这样,我说你家太有钱。」


  「有钱有什么不好?」


  「对,有钱并没有什么不好,问题你家太有钱。」


  「大傻瓜,太有钱并不是什么罪过。」


  「有道理,等我丢精后,才正式向妳求婚,反正妳美如仙女下凡,气质也高雅,又有世界上最美妙的死亡洞,要找个像妳这样合我意的女人太难了,再找不如现成来的经济实惠,再说,妳确实也令我心动,我要插死妳……」


  「哎哟……哎哟……正事要紧……」


  「丢精才是正事,小心了……」


  现在振其不敢再孟浪,搞不好她真的会变成自己的妻子,不小心把死亡洞插坏了,真划不来。于是他缓缓地抽出来,慢慢的插下。


  「哎哟……我的亲弟弟丈夫……你快求婚嘛……哎……哎哟……舒服得姐的心肝都碎了……哟哟喂呀……哎哟……我的亲丈夫弟弟……这一次姐準死无疑……没良心的……哎……」


  振其这一展开攻势,快感立即由头传递全身,引发了熊熊的慾火,也更加放浪形态的大叫:


  「美妙的死亡洞姐姐……我要你嫁给我啦……妳的死亡洞好舒服、好美妙……你做我的妻子……我就可天天插妳的死亡洞……」


  她何曾受过这种千军万马般攻击,早已被插得欲仙欲死,渐渐的进入神妙的世界,有说不出夹的畅快。


  「哎哟呀……我答应妳的求婚了……我答应啦……哎……哎哟……亲丈夫亲弟弟……我要舒服死了……」


  她拼命的挺起臀部,她死亡洞的淫水已如江河氾滥似的洩出。


  两人尽情地玩着,直到蔡小姐已达洩了三次身之后。


  振其早被蔡小姐的淫蕩叫声,刺激得全身着火。尤其是她暖暖又奇紧的死亡洞,像肉圈圈一样的,把振其的大鼠蹊挟得青筋暴现,他快乐地大叫:


  「亲姐姐妻子……你好神妙的死亡洞……好美……美死了……我要丢给妳了……丢给亲妻子了……」


  「亲弟弟……姐妻子也舒服死……心也被你插破……人也被你插碎……哎哎……哟……亲丈夫弟弟……」


  振其但感一阵阵的热浪冲击着龟头,他突然牛性大发,狠抽猛插了十几下后,大鼠蹊一阵阵的美感,整个人像飘飞起来似的。


  她在阵阵痉挛,惨声大叫:「亲丈夫……哎哟喂……姐又丢了……」


  「呀……呀……亲妻子……我也去了……」


  两人都已嚐到了所期待的销魂蚀骨的一刻。振其死命地紧搂着她,她也像蛇般的死缠着他不放。


  也许两人都兴奋过度,都沉入晕迷中。


  也不知经过多久,振其先由美梦中醒了过来,他一看手錶,糟了,都已经十点半了,也顾不得再搂蔡小姐,就斗然的翻身坐了起来。


  「弟……亲丈夫……」


  她大惊失色,突地坐起来,抱住振其不放,紧张地道:「弟,你干嘛?」


  「都十点半了,我要回家了。」


  「慢点嘛!我有许多许多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,如今我俩是未婚夫妻了,有什么事大家都要坦诚相待。」


  「妳……妳是我的末婚妻?」


  「是呀!你向我求过婚,我也答应了。」


  「哦!呀!妳说刚才吗?」


  「难道你说了就不算吗?男子汉大丈夫,一言即出,驷马难追,何况古有明训,人无信而不立,难道你的口像屁股?」


  「口像屁股是什么意思?」


  「放屁,你让懂了吧!放屁是从屁股放出来,说话是从嘴里吐出来,话说了不算数,不就等于放屁,口和屁股有什么不同?」


  「姐,妳是强迫中奖?」


  「对,你承认不承认妳是我的末婚夫?」


  「这……」


  「妳是男人还是女?」


  「好,既然妳强迫中奖,算我倒霉落入妳的圈套,拔不起来,好,我承认了,但我再申明一次,订婚戒指是铜戒指。」


  「什么戒指都好,现在我问你,你向宋太太借多少钱?」


  「天!这妳……」


  「我什么都知道,李宗岳也不知道,这你放心,多少钱,说!」


  「两百万元。」


  「跟我所调查得到的完全符合……」


  「慢着,妳调查我?」


  「当然,妳的行动完全在我控制之下,只是事发突变,你当小偷被宋太太勾引上了,不过这样也好,你我公平。」


  「妳这是为什么?」


  「详情以后再谈,今后你跟宋太太一刀两断,那两百万我会出面解决,这两百万就算姐给你的见面礼。」


  「这……」


  「其他的明天你下课后,我派车到学校载你,见面再谈?好吗?」


  「我像在雾里……」


  「好了,我派车载你回家,太晚了可能挨妈妈骂的。」


  「也好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