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寂寞的美丽女老师
寂寞的美丽女老师


夜深了,一个人好寂寞,烟已燃到了尽头。

时间过得好快啊,一晃十一年已经过去了,那段感情依然清晰在目,我不知道是不是爱,不过她那迷幻的红唇、淫荡的叫声和不断耸动的腰肢我时常在半夜想起,毕竟是我人生第一个真正拥有的女人啊!君,你还好吗?

那是2008年我大学毕业,本以为回老家会分到一个好的单位,毕竟我是我们省师范大学毕业的。

拿到派遣证,我很失落,我被分到一个半山区乡镇中学教书。

出身普通的我没有能力和命运抗争,默默的在家人陪同下来到了这个学校。

报道后第二天开校区大会,只觉得天气很热,人很陌生。

吃早饭的时候,在路上看到一个女老师,穿着绿色的连衣裙,上面有很漂亮的向日葵图案,头发披着,膝盖下露出白皙的大腿,嘴上涂着口红,看起来30岁出头。

后来我问了一下我的一个同学兼同事,他说她叫君,也是教英语,老公刚调到一中工作。

我当时也没有想起他。

开学了一个星期,很忙很充实,我分到了宿舍,是在一个山坡上的一栋二层小楼房,我在一层的一个单间,外面是客厅,里面是卧室。

风景还可以,早晨云雾缭绕,对面的河水哗哗直响。

不过这些风景我当时没心思观赏,我在考虑什么时候能调离这个小地方,心情很郁闷。

一天中午,突然看到隔壁在搬家,我出来一看,正是君,她说她老公调走了,双职工宿舍不能住了,学校安排她住在我隔壁。

我主动给她搬东西,她笑了笑,说谢谢了,我说没事,有的是力气。

呵呵呵,有的是力气,当时随便说说的话,后来却把力气用在了她的身上。

时间过的很快,我们只是路上打个招呼,偶尔交流一下教学。

后来我买了个沙发,她很喜欢去做我的沙发,我们的话题多了起来。

故事的转折点出现在一个晚上,我在写教学计划,才参加工作,我不知道怎么写,看到她宿舍灯亮着,门开着,就进去了,他在台灯下也在写。

我就边看她怎么写,边和她吹牛。

时间过的好快,不知不觉就十点了,我说我走了,时间晚了!她望了我一眼,笑了笑,很美,拉了拉我的手,小声的说:「还早的,再陪我一下!」我楞了一下,不过我也不是柳下惠,我知道可能要发生什么了,我望着她说「脚有点脏,我去洗了脚再过来!」她说好吧,就放开了我。

我回到宿舍,心跳得好快,我知道过去这个少妇就会属于我。

当时我才21岁,精力很旺盛,平时都经常手淫的,有这样的机会我不想放过。

我随便洗了一下脚,穿着拖鞋就过去了,她站在门口,见我进去就关了门,我看见她把门反锁上了。

进了卧室,我一把抱住她,亲她,一只手隔着衣服揉搓她的胸部,感觉很丰满很软。

她喘着粗气,呢喃着说:「勇,放过我,不行的,我不能的」。

箭在弦上不能不发,我用力把她放倒在她家的大床上。

她家的床垫是海绵做的,很软。

我两眼发红,像野兽一样掀起她的上衣,她里面穿着肉色的乳罩,我手滑了进去,好大好白,尽管生过小孩,弹性还不错。

她在反抗,不过很明显没有了力量,有力气也不可能大过我,哈哈哈!后来我也上了床,把她的裤子也脱了,内裤不给脱。

我也不急,亲她的嘴,揉搓她的奶子,隔着内裤扣她的小逼,几分钟就显出了水迹。

随着我的挑逗,她开始积极的回应我,呻吟声越来越大。

我看差不多了,就去脱她的内裤,这次她没有拒绝,很配合的抬起了肥美的屁股。

她身体很丰满,很白,阴部上一撮又黑又亮的毛,很诱人,我原来也见过女人的身体,不过没有这么近距离,好刺激,你要知道这是别人的老婆,现在在我面前脱得赤裸裸,马上将会在我的大鸡吧下颤抖,你说我能不激动吗?

后来你知道的,在她的帮助下(当时性经验不足,有点紧张),我进入了她。

记得她捏着我的鸡巴,放在了她的逼口上,感觉很湿很滑。

我一用力,鸡巴顺利的进入了她!不算太紧,感觉不错。

我清楚的听到了她的低呼:「啊啊啊,不能啊。

「我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插了起来,她的腿抬了很高。

我那个爽啊,别人的老婆被我日了,我很快很猛,不过很快我就忍不住了,我说我忍不住了,她说没事射吧!话还没说完,我就觉得龟头一麻,精液喷射而出。

好久好久,我才从她身上下来,她很温柔的撕了几节卫生纸给我擦了擦,就让我睡下了。

她对我说:「我很早就喜欢你了,你很有朝气,不过我是有家庭的人,我不知道现在我怎么面对我的家人。

「我敷衍她说:」他不会知道的。

「她没有说什么,就抱着我睡了。

我很累,但是睡不着,怕睡过了头,出她的门被别人看到就完了。

到天亮前,我又想要了。

我摸着她的奶子,用鸡巴顶她的屁股,她转过来对我说:「又想了,来吧。

「这一次我很持久,估计干了半个多小时,鸡巴在她滑滑的逼中进进出出,好爽啊!看得出来,她好兴奋,用颤抖的声音说:」老公,你好猛,我好舒服。

「我粗鲁的干着她问:」说,是你老公厉害还是我厉害?「她说:」你厉害,我以后都给你日。

「在这样的激情中,我们换了好多姿势,终于在她两次高潮后射了出来。

休息了一下,我穿了衣服,小心走出她宿舍,幸好没看到其他人,天才蒙蒙亮。

我拍了拍胸口,心里有点小得意,干了别人的老婆,以后自己的鸡巴有逼陪了!

大家都年轻过,这样的事就像海洛因,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以后的N次。

从那以后,我们基本上晚晚在一起,十一点多钟,我看周围没人,就摸进去。

我们疯狂的做爱,有些时候一晚干三四次,第二天早上起来大家都很累,不过心情很好。

有一次印象很深,那是中午,大家知道我们老师都喜欢睡午觉的,我又去了她宿舍,我们在她的床上用各种姿势满足着对方,她的逼水很多,我的鸡巴像要爆炸。

她叫的声音好大,干完后我们昏昏沉沉睡过去了,后来时间到了,我还有课!起来才发现,她门口的水龙头上有个后勤做饭的老娘们在洗衣服,时间越来越近了,再不出去就迟到了。

我很着急,她想了想,就开门出去说:「大姐,给有刷子,借我用用?」那个婆娘说有,就去她宿舍找了,我赶紧闪出了她宿舍。

好险!

时间久了,可能周围的同事发觉了什么,开始有些人说闲话了。

我们也知道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,但我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。

终于还是出事了。

那是一个周末,本来周末她是要到县城看家人的,她说她舍不得我,就找了个借口和他老公说不回去了,她老公说不回去就算了,他也要去另外一个地方玩。

我们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,中午干,肚子饿了她像我老婆一样做了饭端到床上和我一起吃,一边吃还一边亲嘴。

星期六晚上我们早早就睡了,没日没夜的做爱,干累了就睡,睡够了就接着干,一直到天要亮我们才又睡去。

朦胧中,她说好像窗外有动静,一开始没放在心上,以为是哪家的猪或者是毛驴,两个人又接着睡过去了。

天大亮了,她说后面有声音,她掀开窗帘一看,惊叫起来,只听得到蓬的一身玻璃就好像烂了!我傻了,问她怎么了,她脸色苍白,很慌张。

才过了一分钟,就听见门被敲了大响,她慌张的望着我说:「李春来了(她老公叫李春)。

「她赶紧去开了门,我只听见一个男人的怒吼和她被推的东倒西歪,我吓呆了,穿了衣服傻站在床边,她老公打了她几下,就说:」给是老子没有鸡巴,你要这样?我们有这么可爱的儿子?你为什么啊?「说着就哭了,又要过来打我,君一看不好,就紧紧的抱住了她老公,说:」别这样,都是我不好,你要怎么样对我来。

「我一看就赶紧跑出去了,我没有回宿舍,在外面乱逛了一早上,头脑了乱麻麻的,我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面对同事和学生。

要吃早饭的时候,接到了君的电话,要我去她家吃饭,我哪敢去!她说没事,大家缓和一下对大家都好。

我只好去了,一女两男坐在一张小桌子上吃饭,很尴尬,我也不知道吃了些什么!后来我估计是她老公冲进来时动静太大,怕所有人都知道,叫我去是做给别人看的。

从那天后,她老公把儿子带来给她带着,就是为了防止我们又睡在一起。

我们忍了一段时间,后来又睡在一起了,大多数是她儿子睡着了后她偷偷来我宿舍干,在我窄小的床上,留下了我多少精子。

不过不知道怎么了,自从被她老公抓住后,我的性能力就衰退了很多,有些时候很快就射了,像以前那种一干就是半个多小时甚至金枪不倒的时候几乎没有了1有些时候,我们会一边干一边哭,激动之处,我会说:「你和他离婚吧,嫁给我!」她哭着说:「亲爱的,不行的,我们这样做没人会支持我们,十年后你会后悔的!来吧,好好干我,我的身体是属于你的。

「我们疯狂了,只听见彼此的喘息声和木床的吱吱声。

就这样,我们在一起了几个月。

有一次她说,她和她老公结婚四五年,做过的次数还没有和我做的多,和他老公她不大想要。

说起来也是,我们在一起了六个月,估计做了三四百回,不夸张,真的,有些时候一天干三四次啊。

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!学年结束了,放暑假了,她说过可能下学期不会再回这个学校,我也为调动做了一些工作。

我知道我们这一分开,可能就真的分开了。

不顾别人的眼光,我和她的一个闺蜜去送她,我们很沉默,只是眼神中都很无奈。

终于,她的汽车走了,我望着渐行渐远的她,留下了两行清泪。

我想大声的说:「君,我爱你,我喜欢你。



就这样我们分开了,第二个学年,我们都调离了那所学校。

她老公和她在一起,我们也不敢再打电话。

过了一年,我在州城玩,接到一个电话,一听是君的声音,我好激动:「你在哪里?我想你!我来看你怎么样?」她说:「我在省城读函授,你来嘛!我等你!」可是说着手机就没电了,她的号码我也没记住,只知道她读函授的大体方位。

那晚我喝醉了,第二天早上我不顾头有多疼,毅然坐上了去省城的车。

到了那后我买了万能充,给手机充了电,可是也没有找到她的号码。

我找了个旅馆睡了一晚,第二天去财经学院找,问了很多人说没有函授生,说另外一个地方有个财经学校可能有。

我去了,正好早上放学,我站在人行道边焦急的找着她的身影,终于她提着一把水壶出来了!我大叫她的名字,她过来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!

我把经过说了一下,她很感动,回去宿舍安排了一下就和我走了!

我们去吃了饭,来个野外,找了个人少树多的草地,我抱住了她,她眼睛亮亮的说好想我,我吻了下去,后来我脱了她的裤子,进入了她,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,我很快射了。

后来我们去找旅社,她读书的地方是郊区,找了好多地方才找到一个小宾馆,老板娘说要住的话必须要有两个人的结婚证,当时胆子小,只好说我一个人住。

老板娘走了,我们又做了一次,时间也不长,不过她很激动。

后来我们出来吃晚饭,又找了家冷饮店坐着喝酒,一直到她回校。

第二早我走时去看了她,大家很无言。

后来就基本没联系了,因为我们都有了彼此的生活。

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?还是欲望?只能说青春无悔啊,那一段美好的流精岁月啊。

【完】